除了潮之外还需要更多Gogorov.se-moving电动二轮性驾评比

2021-04-05 18:46:25

综观国内二轮机车市场的发展演进可说是相当受限!过度的关税壁垒政策与保护条款,令进口品牌的市场印象扭曲为顶峰客层的专属品,而国内最大宗的代步车市场也难脱市场定型化与过度依赖保护壁垒的泥沼,在逐渐步入少子化的社会现况下,主力年轻客群正逐年萎缩令整体市场的经营布局更越显艰困。

《Gogoro》的问世让这片被主流市场遗忘的新蓝海再度浮现!此时,由中华汽车与工研院合作开发的前朝霸主《e-moving》不免遭受新时代潮流的冲击,使得这对南北霸主间的竞争更趋白热化!然而,在完全不同的市场规画与客群设定背景下,正面亮刀枪的对决戏码似乎也略显不公,就让笔者以深入简洁的观点为分析这两款作品独门功夫。

实用机能为本、通路体质待加强

源自于先前曾为各位提过的 电动机车市场的近代沿革,率先登场e-moving在思考上仍是以接续原有50cc客群为主,首波客群锁定于27岁以上的女性,以家庭主妇、菜篮族为目标,平均单日总里程则是设定于平均30km左右。首波推出的EM-50/EM-80车系,便导入了电动驻车架、倒车档位辅助装置等贴心装置,可说是赢得了广大婆婆妈妈的芳心。

在车型研发上,EM车系大多採用贴近于白牌Scooter主流100cc级距的外型设计,包括了双翼樑式的钢管车架结构以及与马达连结H型吊架连桿也与之看齐,无论是在基本载运机能面或者是日常检修的便利性上均与市面一般白牌燃油机车并无太大差异。然而,受制于成本的规画,硕大的电池体积几乎占据了坐垫下的收纳空间,而通路体制的不透明化可说是e-moving发展的致命伤。

▼厚重的电池可说是早期许多消费者放弃电动机车的主因,但这现象却没有在Gogoro身上发生。

科技潮流全都有、高端形象难亲民

属后起之秀的Gogoro则标榜着前卫与鲜明的个性定位,将目标客群锁定于25岁以下的年轻通勤族,等同于是国内主力白牌市场产生重叠。全LED化的灯组设定、铝合金铸造的一体式车架令人难以置信这是一个原消费电子设计团队所构思的产品,单体式的前悬摇臂设计令人马上就能以Scooter始祖《Verspa》进行联想,採用直驱马达与皮带结合的传动方式,带来了更为舒适的骑乘感受。

云端互联网科技全面导入的用车介面可说是Gogoro另一卖点,透过专属的App运用程式,骑士仅需要透过智慧载具即可随时查看电池状态以及相关的用车资讯。特别的是,Gogoro也首度挑战既有的市场消费生态,比照国内电信服务条例推出了电池租赁方案,透过公共换电的服务机制,藉由云端系统确保每一颗电池的使用状态。当然,高昂的售价与电池所有权的归属问题,也令Gogoro于上市至今始终被定义在高价化的奢侈品,销售台数的成长也相对迟缓。

▼浓烈的科技元素,快速地吸引了年轻消费群的热切目光。

朴实稳定、难有激情

为了强化车系的机能表现,e-moving积极针对便利性与续航力表现进行改善。以崭新的EM-100为例,直驱马达的最大输出功率由最初的1350W提升至2000W,换算后约等同于2.7hp马力输出,基本额定1000W的输出设定其实足以应付都会区的路况需求。为了强化续航力的表现,原厂也积极为锂电池进行瘦身工程,令装备重量控制在95kg之内也实现了车厢运用的灵活性。

▼受制于先天体质,e-moving其实并没有甚么驾驭乐趣可言。

车身悬吊组件虽源自于国内二轮市场细緻的模组件,但是仍受到先天头重脚轻的配重以及马达输出过小的限制,EM车系在实际的路试过程中实在难以有令人惊艳的驾控表现,充其量只是辆堪用的代步车款!不过就机能面而言,宽阔的前置空间与前后均备有扩充载物支架锁点的设计,在实用面的运用性上确实便利许多,除了马达与电路线材外,一般机车行都可以轻鬆对应。

▼EM全车系大多流用市面模组料件,在维护成本与便利性上较为吃香。

▼原厂仍是将研发重心着墨于机能层面的表现。

玩味十足、性能刁钻

撇开前卫科技不谈,光是Gogoro浑身潮味的未来元素便足可让信义区路旁湿遍!想要直取白牌市场的年轻客群,原厂设计团队当然也做足了準备。高达6400W最大功率设定,相当于8.9hp的马力几乎等同于市售125cc机车的平均值,一体式的舱式车架搭配前后都较短的悬吊阻尼配置,让车辆重心更趋集中。

▼以铝合金打造单臂式前悬结构,打下良好的操控基础。

轻快的车头转向反应可说是单臂前悬特有的调性,柔韧且扎实的回馈表现强化了骑士在出弯后加速的信心,量身订製的前后12吋薄胎导入了半热融的胶料材质,在抓地力的综合表现上可以说相当称职,也更利于骑士进行更快速的左右重心转移。唯一能拿出来的是,就是完全无视于日常载运需求的机能美学设计。

▼圆弧状的前踏版设计,即使加装防滑垫也是不利于货物的载运。

▼在强光照射下,仪表板资讯的判读性也受到影响。

市场适应期长,通路服务体制均有改善空间

举凡各行各业,许多消费者仍是会将油价的议题与电动机车进行连结,而忽略上述所提及的商品基本的设定需求,无论是实用导向的e-moving还是玩乐先决的Gogoro其实在现有的交通体制中仍是属于过度性商品,仅能满足南北两端市场在短程代步需求,仅取决于在实务机能的需求以及用车频率的差异罢了。

▼坚持独立打造的Gogoro,在初期的用车成本上很难达到亲民的水準。

当然,谈到用车的维护支出成本上,独立打造的Gogoro在起步阶段仍难以拉近与大众客群的距离,每月每人基本的行驶里程限制以及服务据点与公共换电站的普及率也都将成为Gogoro南进最大的考验。

▼在提升商品竞争力的同时,如何兼顾后端服务完整性也是品牌推广的关键。

反观e-moving虽保有南部市场竞争优势,但是服务通路的普及率与宣导沟通仍相当缺乏,使得在汽车市场所累积的品牌口碑资源始终无法共享至电动机车通路的推广上。而在国内二轮用车市场逐渐转型的影响下,健全的通路体质构筑以及更完整的车主服务才是品牌长久经营的不二法门。

▼e-moving虽有意推出输出5000W以上的高性能车种,但在本质上仍是着重于机能面的均衡性。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